看湖北5G基站建设规模,用“新基建”科学思维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
2020-06-16 16:39:50
分享:
 今年湖北将新建5G基站超5万个 武汉城区实现室外全覆

6月15日,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举行第110场新闻发布会,省经信厅副厅长吕晓华介绍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加快发展数字经济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的若干措施》(简称“数字经济13条”)。发布会透露,今年湖北将新建5G基站5万个以上,实现5G网络武汉市城区室外全覆盖,其他市州中心城区连续覆盖,县城及乡镇有重点覆盖,重点场景室内覆盖等“四个覆盖”。

吕晓华介绍,我省拥有“芯屏端网”的产业优势,同时还具备“顶级节点”的网络优势。去年国家工业互联网顶级节点(DNS)落户湖北、中部唯一,目前,在线运行的二级节点全国55个,有7个在我省。建成5G基站1.3万个,武汉是全国互联网骨干直联点和全国首批5G商用示范城市,已具备了数字化发展的良好基础和条件。

3年内国家级大数据试点企业30家

随着线上经济、无人经济、到家经济、宅经济蓬勃发展,带动大量稳定的就业,并催生出新就业形态。视频会议、远程医疗、云课堂、网上展会等 “不打烊”服务,在支撑复工复产、提振经济等方面发挥了独特作用。

吕晓华介绍,为了支持数字经济快速发展,数字经济13条指出实施5G万站工程。今年新建5G基站5万个以上,实现5G网络武汉市城区室外全覆盖,其他市州中心城区连续覆盖,县城及乡镇有重点覆盖,重点场景室内覆盖等“四个覆盖”。

另外,实施大数据开发应用工程,以国家工业互联网大数据分中心建设为契机,加快武钢大数据IDC、腾龙数据中心、中金数谷等大数据项目建设,力争3年内国家级大数据试点示范企业达到30家,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产业规模超过1000亿元。

实施万企上云工程,打造“云行荆楚”企业上云品牌,力争3年内全省建成较为完备的工业云平台体系,培育国内领先的平台服务商3-5家,再新增上云工业企业4万家,打造150家上云标杆企业。

实施产业数字化改造工程。全面实施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绿色化和安全化为特征的新一轮高水平技术改造,支持骨干企业建设工业互联网内网,开展5G+工业互联网应用,力争3年内打造30家以上智能示范工厂。

每年2亿元补贴投入基站建设

为支持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突出扬优势。数字经济13条主要采取资金奖补、政府专项债安排、供电补贴、新基建项目库管理等方式。比如,在基站建设方面,省市县财政按1:2:2比例每年安排2亿元资金,连续3年对新建5G宏基站给予补贴;在工业互联网建设方面,对获评国家试点示范项目每个奖补50万元,对省级平台每个奖补50万元等。

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新技术),重在补短板。吕晓华指出,特别是支持攻克核心技术卡脖子难题,补齐工业软件发展短板,培育数字经济领军企业。比如在工业软件方面,对获评国家级工业互联网APP优秀解决方案的每个奖补30万元,对省级工业APP典型应用案例每个奖补10万元。在人工智能方面,揭榜挂帅国家级每个奖补100万元、省级每个奖补50万元。在大数据应用方面,对国家级试点示范项目每个奖补50万元等等。

在引领信息消费的智能化、高端化、融合化发展方向,对获批建设国家新型信息消费体验馆的企业事业单位予以100万元运营补贴,对国家新型信息消费试点示范项目每个奖补50万元,对全国新型信息消费大赛获奖单位最高奖励50万元。

另外,对国家级5G+工业互联网试验工厂、对制造业双创、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创新等领域的国家级试点示范项目每个奖励50万元。对国家两化融合贯标企业每个奖补30万元、省级万企上云标杆企业每个奖补20万元等等。

来源:长江商报

作者:郑玮

读业内专家观点

“新基建”应坚持科学思维


 

近期,中央对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作出部署,有关部门和地方纷纷出台相应举措。“新基建”正在成为经济建设领域的焦点之一,市场掀起一股“新基建”的热潮,受到全社会广泛关注。要认识到的是,在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的背景下,“新基建”作为新兴产业,一端连接着巨大的投资与需求,另一端连接着不断升级的消费市场,既能增强基建稳增长的传统属性,又可以助推创新和拓展新消费、新制造、新服务,是化解疫情不利影响、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重要方法,也是推动我国经济社会繁荣发展的重要支撑。面对这场“新基建”热潮,我们必须冷静思考,摒弃“旧思维”,从实际出发,坚持理性务实、积极稳妥、健康有序,方能事半功倍、行稳致远。

加快推进“新基建”正当其时

所谓新型基础设施,是指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总的来看,“新基建”投资潜力巨大,能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为车联网、智慧城市、AR/VR、数字经济等新经济、新业态提供发展基础。根据相关机构测算,到2030年,5G将直接贡献总产出和经济增加值6.3万亿元和2.9万亿元,间接贡献是10.6万亿元和3.6万亿元。从需求侧看,“新基建”有助于稳增长和稳就业,促进消费升级,更好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经济社会效益显著;从供给侧看,“新基建”为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特别是为抢占全球科技创新和产业竞争制高点创造了有利条件。因此,加快推进“新基建”的必要性毋庸置疑。

但是,对于“新基建”,人们也存在一定担忧。以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为代表的“新基建”项目,其典型特征就是“发力于科技端”,普遍技术含量高、应用要求强、融合壁垒坚、关联范围广、管理难度大,与过去大兴土木和堆砌钢筋混凝土的传统基建相比,“新基建”在技术属性、投资方式和运行机制上都有明显区别。那么,“新基建”如何实现全国合理布局,如何跨域统筹衔接,如何合理测算需求,如何切实保证实效,如何长效持续运营,这些重要问题都必须在“新基建”热潮下给予冷静思考和科学回答。

因此,要把“新基建”好事办好,就不能完全沿袭过去的投资逻辑,要坚决摒弃“旧基建”的规模导向和债务导向思路,坚决根除“一哄而上”“为了基建而基建,为了投资而投资”的盲目建设、重复建设,坚决防止“新瓶装旧酒”“穿新鞋重走老路”“运动式增长”,而要冷静思考,精准施策,使其真正起到惠民生、稳增长、补短板、调结构、促创新的重大作用。

“新基建”必须摒弃三种“旧思维”

总的来看,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与传统基础设施建设有很大的不同。加快推进“新基建”,需要更新观念,应摒弃三种“旧思维”。

一是摒弃“重硬轻软”思维。“重硬轻软”一直是以往信息化建设的痼疾。“新基建”不仅包含“看得见、摸得着”的“硬基建”,也包括“看不见、摸不着”的“软基建”,比如信息系统的软件、人工智能算法、虚拟网络空间的管理与服务模式以及法规、标准等软环境保障等。实践证明,“软基建”往往是决定“硬基建”成效高低乃至最终成败的重要因素。比如,一些地方在智慧城市建设的“硬设施”方面投入可谓巨大,但由于在完善体制机制、科学统筹协调、数据开放共享等“软设施”建设方面不到位、不匹配、不适应,造成“硬建设走在软管理前面”的发展错位,使得智慧城市建设成效不彰。在这次疫情中,我们看到,对于一个城市而言,公共卫生管理和疾控服务水平,网上购物、线上教育、远程医疗等“软设施”,才是城市的“硬核”实力。大数据中心、5G基站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硬”载体上传输运行着数据、信号等各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软”资源,关键是要实现各类“软”的虚拟资源和无形要素的高效流动与有效治理。

二是摒弃“重政轻企”思维。“新基建”带动的是多个行业领域及与之相关的产业链,离不开政府与市场力量的共同作用。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激活各类市场主体活力,是“新基建”必须秉持的重要原则。“新基建”涉及的大多是高新技术含量极高的产业和项目,需要专业化的需求分析测算、技术路线甄别、市场价值评估、投资风险评判等,应该充分发挥市场调节作用,厚植“新基建”的发展动力。政府在“新基建”中应有所为有所不为,力戒政府主导、大包大揽,防止“一哄而上”、重复建设,而应通过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处理好企业利益与社会利益、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的关系,从而使“新基建”走上健康发展道路。

三是摒弃“重建轻用”思维。“新基建”不仅具有基础设施的基础性和公共性,而且也是集聚创新要素多、应用广泛、辐射带动作用大的技术创新领域,因此也具有显著的产业性、消费性、技术性、应用性等多重属性。一方面,“新基建”应以“用”为本。“新基建”不仅要成为新时代基础设施的“底座”,更要为产业转型、消费升级、服务提质、经济增效提供核心“引擎”,以应用成效体现建设价值。另一方面,“新基建”应突出数据赋能。“数据”是“新基建”的灵魂,数据不仅在于“大”,更在于“活”,只有“应用”才能激活它。此外,“新基建”应实现长效运营。“新基建”从投资建设的角度来看并不难,真正难的是如何长期、可持续地运营好、管理好、发展好。信息技术更新迭代快,信息设备折旧周期短,要高度重视长效运营机制设计,根据不同项目特点选择最合适的运营模式。

健康有序推进“新基建”的对策建议

搞好“新基建”是一个复杂精细的系统工程。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们要汇聚各方智慧和力量,健康有序推进“新基建”,从而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源源不竭的新动能。

第一,做好“新基建”“软”“硬”同步、协调发展的顶层设计。一是要下大气力推进解决长期以来困扰我国的操作系统、数据库等基础软件以及工业软件、高端应用软件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提升我国软件领域的“软实力”。二是要大力解决我国大数据、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数字经济等领域的核心和关键模型、算法能力不足的问题,提升我国数字经济领域的“巧实力”,抢占数字科技和产业的价值链高端和金字塔顶尖,避免过度重视数据存储设施造成产能过剩和低端徘徊。三是要着力突破影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无形的“软基建”瓶颈,提升对各类虚拟资源和无形要素的有效治理水平,建立和完善以数据等“软”资源为关键要素的建设模式与运营管理模式,提升数据治理能力,补齐治理短板。

第二,在“新基建”中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新基建”要坚持“政府引导、市场主导、企业先行”,明晰政府与市场的各自主要职责与界线。政府在“新基建”中应更多作为发展方向的“引导者”和发展环境的“守护者”,开展科学规划、统筹布局,下大气力优化政策环境、制度环境,促进和维护公平竞争,提高监管水平,提供有效信息服务。应进一步放开“新基建”领域市场准入,扩大投资主体,并着力通过财政、金融、产业等配套制度改革,实现减税降费、降低社会交易成本,为“新基建”保驾护航。市场则应根据市场需求自行配置行业资源要素,鼓励和引导不同主体运用市场机制开展合作,充分释放市场内生动力和创新活力,让企业真正成为“新基建”大潮中的弄潮儿和生力军。

第三,做好“新基建”项目的需求分析与科学测算。开展“新基建”项目建设应坚持需求导向、问题导向、目标导向,科学开展项目需求分析与测算,实现“新基建”从“战略目标”到“业务应用目标”到“系统建设目标”的科学推演设计。特别要立足经济、适用、先进、高效,走低成本、高效益的“新基建”发展道路,避免盲目建设、重复建设和铺张浪费,提供人们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的“新基建”设施与服务。

第四,做好“新基建”的数据赋能与长效运营。要充分发挥新一代信息技术对传统基础设施的赋能与提升作用,加速构建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融合性基础设施,以数据的畅通流动、开放共享和泛在融合,倒逼和促进社会治理结构、公共服务、产业布局更加合理优化、透明高效,发挥数字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和倍增作用,通过“新基建”加快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步伐,催生数字经济新模式、新业态、新产业。要进一步开放“新基建”市场准入,推动“新基建”管理机制创新、资本运作创新、运营模式创新,打造“新基建”项目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机制等,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新引擎”。

作者:唐斯斯 单志广

作者单位:国家信息中心

 以“新基建”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 


 

前不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强调,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对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作出重要部署。这些重要要求,是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客观需要,更是党中央在深刻洞察和把握世界科技与产业变迁大趋势基础上作出的战略抉择。我们要充分认识“新基建”的重要意义,把握“新基建”涉足的重点领域,关注推进“新基建”中的关键问题,助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新基建”是助推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基础设施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石,具有战略性、基础性和先导性作用。经过连续多年大规模投资,我国传统基建领域的存量基数已经很高。以数字型基础设施为代表的“新基建”却处在起步阶段,拥有广阔发展空间。自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来,中央高度重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这段时间,从中央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推动基础设施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提出“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顶层设计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按下“加速键”。通过“新基建”来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实现经济动能转换和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在此次疫情中,无论是在线办公助力复工复产、云商业云服务便利社会生活,还是智能制造加速发展,这些都离不开“新基建”的有力支撑。有机构测算,到2025年,我国5G网络建设投资累计将达1.2万亿元。2020年至2025年,5G商用直接带动的经济总产出将达10.6万亿元。一端连着巨大的投资与需求,另一端连着不断升级的消费市场,可以预见,“新基建”将激发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和新动能,不仅有利于对冲疫情不利影响,有效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而且是企业应对挑战、转型升级的重要机遇,能很好地助力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

“新基建”应重点关注三类投资

“新基建”是与传统的“旧基建”相对应的,其表象是基础设施建设内容的差异,但内核却是技术特征、经济发展阶段等社会历史情境变化所引致的内在差异。“新基建”不仅定位为“发力于科技端的基础设施建设”,还包括对传统产业(尤其是制造业)短板、民生(尤其是乡村地区)短板的新投资,包括5G、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乡村基础设施等内容。具体来看,根据内容的特征和差异,“新基建”可分为如下三种类型。

一是重点投向关乎未来社会发展具有技术前瞻性的基础设施。比如5G、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这些基础设施是传统基础设施的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和绿色化升级,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催生的基础设施投资的新增长点。加大这些领域的投资不仅可拉动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实现对发达国家的“换道超车”或者“弯道超车”。当然,与传统基础设施投资相比,“新基建”还有一个显著的差异就是:因为前瞻性技术的不确定性和多技术轨道特征,“新基建”的投资需要向基础研究方面倾斜,尤其是对共性技术平台、大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在基础研究上加大支持力度,并发挥好中小企业数量巨大和边缘创新的优势。

二是重点投向支撑新技术发展的核心制造业领域,主要是智能制造。在加快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中,不仅要关注前沿技术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也要加强关键制造业领域的投资,以智能制造为重要抓手,解决我国在关键核心技术、精密制造、精细化工等领域的“卡脖子”问题。

三是重点投向与人民美好生活向往相关联的“短板”领域。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在乡村最为突出,特别表现为乡村发展相对滞后、基础设施供给尚不充分。因此,“新基建”还要考虑围绕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现实需要,尽快补齐乡村在交通基础设施、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环保生态、宽带网络等方面的“短板”,为农业农村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加快推进“新基建”的四个关键点

眼下,加快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激发新动力正当其时。面对重要发展机遇,为避免“新基建”成为“一窝蜂”“一阵风”,造成重复建设、产能过剩,需要在推进过程中把握几个关键点。

一是中央统筹和地方推动相结合,平衡好投资规模、速度和结构。总量上应该以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债务承受能力为临界点,切忌超出能力引发风险;速度上要把握好不同技术的演进周期以及本地的产业发展和市场需要,避免不顾现实和发展节奏而“高歌猛进”或“遍地开花”;结构上既要控制好投资领域和资金流向,严格防范投资大量流向虚拟经济尤其是房地产领域,又要结合本地的产业优势、区位优势、市场优势等,在投资领域和方向上进行选择和取舍,形成各地在“新基建”领域的独特优势。

二是政府引导和市场竞争相结合,促进“新基建”有序推进。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是抗疫情、稳增长的有力手段,也是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换的现实需要,更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这需要国家层面的统筹协调。建议在相关规划中明确“新基建”的重点内容,将“新基建”与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有机融合,并在传统基础设施建设的基础上,给予“新基建”更大的发展空间。当然,除了已经明确的“新基建”关键领域之外,还要留有一定的空间,为其他技术轨道和竞争性技术范式的发展创造条件。在具体的投资上,要充分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围绕企业发展的现实需要推进“新基建”。

三是投资效率和公平发展相结合,助推区域协调发展。对于与新技术关联的“新基建”,可考虑重点投向京津冀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关中平原城市群等,为进一步提高城镇化水平和提升人们的生活工作质量创造条件;对于基础研究领域方面的投资,可考虑重点投向基础研究实验室、大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提高基础研发能力,同时要引导企业加大应用研究、精密制造、系统工程等方面的投资;对于关乎人民群众美好生活向往的“新基建”,可考虑将投资与乡村振兴战略有机融合,加大生产生活方面的投资,提升人民的生活质量,激发乡村发展的内生动力。

四是深化改革与营造环境相结合,为“新基建”发展保驾护航。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提高电信、金融、电力、铁路等行业的开放水平和竞争性,在取消市场准入限制性门槛的基础上,强化对市场主体的事中事后监管,形成新的市场监管模式;进一步开放政府及相关部门数据,为大数据、5G、人工智能等发展拓展应用空间;进一步推进减税降费,降低中小微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经营成本;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保护,激发创新者、创业者和创造者的积极性。通过各方智慧和力量的共同推进,营造更加有利于创新发展的制度环境,使“新基建”走上健康发展道路。

 

作者:李先军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

 

责任编辑:王茜
主编推荐
More+
LVR物流风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