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变动态势
2020-05-20 15:31:04
分享:

现代物流报全媒体记者 李娜 

5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指出,要共同维护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那么,现如今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究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又有着怎样的发展态势呢?5月19日下午,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蔡进做客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与研判。《现代物流报》全媒体记者全程参加了此次网络会议。现将蔡进副会长的演讲分享给大家。 以下为蔡进副会长的演讲实录。 

今天这个活动的主题非常有现实意义,也非常有这个战略意义,那么我就来谈一谈自己的一些看法。我就这个主题分三个方面来谈谈认识。

一、当前的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运行状态的基本认识与把握

我认为,当前的全球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开始进入到修复状态。但是总体上,还是处在一个无序的状况中间。可以把它划分为三种类型。一种类型是部分全球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处在一个失衡的状况。主要是供给端出现了应急性短缺,而需求端的需求却非常迫切,从供应链上下游来看,供应链的上游出现了瓶颈,最典型的就是我们现在的医疗器械,差一点就是这样的,供给短缺下游急需,其表现就是整个产业链和供应链呈现一种失衡的状况;第二种状态就是表现为供应链和产业链的断链,就是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讲,供需之间的供给也是比较充足的,需求也比较旺盛,但是中间的物流链是断的,包括全球的海运、航空运输等等的物流链断,使得供需之间不能衔接,我们叫做产业链的断链,供应链的断链,这样的产业主要集中在保障民生的一些消费品产业,表现比较突出。第三类的情况是供应链和产业链的休眠状况。产能都没有出现复苏的迹象,从休眠的状况来讲,它最根本的问题是没有需求,没有终端需求。

以上就是对当前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做出的判断:出现了修复的迹象,但总体处于无序的状况。所谓出现了修复的迹象,主要是失衡的产业链现在有所修复,尤其是医疗物资,医疗器械这样的产业开始有所修复,但是其它的方面像断链的状况、产业链休眠的状况,这样的一些产业链目前来看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进入到修复期。

对未来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修复,或者是叫做恢复正常运行,我认为要把握两个方面:首先要恢复供应链首要的是要恢复物流,全球的物流的要恢复,第二个就是在物流链恢复的基础上,全球的需求尤其是终端需求要恢复。这样才能够真正实现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强劲有序地恢复。从我们国家的复产复工的情况看,也是这样一个基本的路线图。国内的复产复工,首先恢复的就是物流。四月份我们国内的物流资源的供给能力已经基本上能够保障国内经济正常运行的水平。从这个角度来讲,要解决当前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这种失衡、无序的状况的话,要把握的就是两个方面,一个就是要恢复我们的全球物流链,第二个就是要在全球范围内恢复需求,这是第一个方面的认识。

二 、对新冠疫情下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变动的态势要有所认识与把握

我觉得有这么几个方面,值得我们去深度去关注和认识。

一是面对当前全球的疫情的蔓延,产业链和供应链的资源配置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在常规的运行的状态下,产业链和供应链的资源在一定时间内是恒定的。疫情变化以后,资源配置明显地发生了变化,向医疗物资和保障民生的这些领域这些产业倾斜,这就导致了整个实体经济的结构出现了重大的调整。比如说全球经济在当前的疫情的情况下,实体经济的结构调整的幅度是相当大的。大家看到,比亚迪做车的,开始造口罩,中石化也开始做口罩,其他国家也一样,制造业领域的转行、转产,产业链的结构变化非常明显。经济的结构在疫情期间出现的这种重大的调整值得我们去深思,不是说是看它的现象就完了。一是从时间上来看,我们一定要把握这样的结构变化是阶段性的还是趋势性的,二是确实也要反思,我们在疫情蔓延的冲击下,人类的生存与发展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不顾生存而盲目的去求发展,这个确实是在疫情期间人类所需要去思考的。这样的思考对未来的实体经济的结构的优化,将具有深刻的影响。

二是要充分认识到产业链供应链的物流支撑体系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在这次疫情全球疫情的蔓延的情况下,应该说物流支撑体系的变化非常明显。疫情对海运,航空运输的冲击是相当大,而铁路、公路,因为它参与全球化的长度相对于海运和航空运输的话它是有限的,所以在整个供应链在疫情的情况下,公路和铁路的物流的运输所受的影响相对小一些。5月19日上午,国新办开记者招待会,交通部李小鹏部长也谈到了这个情况,我们的中欧班列在疫情期间运行还是不错。这是一个方面,也使得我们要反思在未来全球化的这种区域布局发生变化的过程中,我们全球的物流体系会不会也发生变化?在疫情过去以后,会不会还是沿用以前的那种全球物流链的这么一个支撑体系,一个基本格局,这也需要我们去认真思考。我们能不能通过铁路和公路参与到全球化物流体系中去,让这样的一些物流方式在全球化的过程中间能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这是值得去思考的。

第三个方面的变化是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目标模式发生了变化。

在疫情以前常态化运行的过程中间,我们谈供应链和产业链的发展,它的目标模式就是高效率、高效益、有创新,追求的是价值创造,所追求的是这样的一个目标。但是在疫情的情况下,实现这样的价值创造这样的目标似乎已经不现实,大家更加强调的是在疫情情况下,做产业链也好,做供应链也好,其目标模式和所要追求的,是更加安全、稳定、可靠。未来疫情过后是不是也是基于稳定和安全放在第一位的基础上,再去追求我们的高效率,追求我们的价值创造。实际上有很多的国家,在疫情之前已经在考虑整个产业链和供应链发展的一个基本目标,这种变化也需要我们去把握去认识。

第四个方面的变化就是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逆全球化的趋势。

逆全球化疫情中间在加快。现在出现了三个概念,一是区域化,一是本土化,一是全球化重构。大家都在分析未来的逆全球化从哪儿走,朝哪个方向?我个人认为,区域化本土化是阶段性的,可能会在未来五到十年,还是在区域化本土化,但是最本质的恐怕是这次的疫情推动了全球化的一种重构。这种重构令我甚至感觉,区域化和本土化的过程本身就是下一轮全球化重构的内容之一。它首先要打破现有的传统,我们称作第二轮的这种以美国为主导的,以资本全球化、贸易全球化为主体的这样一个传统的全球化的过程。就是说全球化要打破,首先就要做区域化,做本土化,在这个过程中间再考虑全球化的重构。在新一轮的全球化重构的过程中间,我们确实也要考虑主导的国家,或者是由谁来主导这个新一轮的全球化。

第二个要考虑的就是新一轮的全球化,它的主体内涵是什么?肯定不仅仅是贸易全球化和资本全球化这样的一些内容,一定会要注入新的内涵。在新一轮全球化的重构过程中间,要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注入新的内涵。我觉得这个方面也是我们要去思考的。

第五个方面是全球的产业链和供应链的治理体系

在这次疫情中间,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治理体系进一步趋于弱化,进一步趋于边缘化,面对全球疫情的冲击,面对供应链和产业链的稳定性,国际组织无能为力,反而进一步弱化,这就要反思了。有的大国现在是退群,这个也不干,那个也退了,在疫情期间甚至还要退出国际卫生组织,那我们国家怎么办?也是要值得思考的,我们国家在未来的全球化的重构过程中间,在全球化产业链供应链体系的治理体系的运行过程中,我们是接盘还是要重构?如何接盘和重构,也是值得我们去深思的。

三、疫情过后,对产业链和供应链发展趋势要有足够的认识

我觉得对产业链供应链趋势要有足够的认识,只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要对产业链供应链的调整,要有充分的认识,它推动的是实体经济结构的这种完善与优化。我觉得疫情过后,整个世界经济或者是中国也好,发达国家要和发展中国家也好,都会更加注重实体经济的发展。而且,在疫情过程中间所形成的生活生产方式的变化,将会通过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结构调整,推动整个实体经济的完善和优化,这个我们需要把握。如果说疫情过后还是重新拿起还有原先的产业结构,经济结构去做,会有障碍。要把握住疫情过后,由于供应链和产业链的结构变化,由于生活生产方式的变化所导致的这种实体经济的需要完善和优化的基本方向和它的基本结构,这恐怕需要认真的去探索。

第二个方面,在疫情过后,要更加关注基于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的一个安全体系的建设。要面对当前的这种逆全球化,尤其是区域化本土化的这种趋势。而要应对这样的趋势,我们的产业链的安全是基于构建一个国内闭环的产业链工业的体系,来保证我们的产业链安全的。习总书记在我5月14日政治局会议上发言也谈到了是要打造一个“国际国内双循环的新经济结构”。国际国内,尤其是国内循环的这种新经济结构的基础,要有形成一个国内闭环的产业链供应链的体系。而且,我个人感觉到我们国家在打造国内的这种产业链和供应链的闭环循环体系的话,中国在全世界来讲是最有基础的,因为从全世界各国来讲的话,我们国家的产业体系最完整,有利于建立一个基于国内循环的这样的产业链工业链的这样的安全体系,这方面我觉得是需要去加强。

第三个方面,要更加注重全球化重构,我个人感觉到目前虽然是一个区域化,本土化的过程,实际上全球化是不可逆,而目前的这种区域化和本土化的过程本身就是下一轮新的全球化重构的组成部分之一。从这个方面来讲,我觉得要把握住新一轮的全球化重构的一些基本的趋势,里面有几个方面:一个要把握和三个原则。一个要把握即从总体上来讲,就是要下一轮的全球化,新的全球化的重构,就是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应该是逐渐的形成共识。而在新的全球化的构建的过程中间,应该有三个方面的原则:一是无主导或多主导原则。就是从主导性来讲的话,主导国的优势会越来越不明显,而更加强调的是共商、共建、共享;二是构建全球化的内涵呈现多元化。不仅仅是贸易全球化,资本全球化,大家可以看到,在疫情过程中间或者疫情之前的逆全球化的过程中,实际上是一个博弈过程,而且逐步在升级。由贸易的摩擦到金融的摩擦到科技的摩擦,再到文化的这种竞争,现在来看的话,全球化的撕裂实际上就是代表着价值观的撕裂。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在未来的全球化的重构的过程中间,全球化的内涵不仅仅是贸易、金融、资本,甚至包括科技,也还要包括文化层面的内涵。三个是重构全球化的治理体系,其基本的原则就是包容,开放,共享,让全球更加公平、包容、开放。

第四个方面,要注重的就是供应链产业链和先进技术的融合、发展,推动了整个产业链和供应链的智能化,智慧化,数字化和无人化的进程,尤其是最后的一个无人化很重要。在未来的供应链和产业链的发展过程中,一定要抢占制高点,这个制高点就是数字化和无人化——未来的数字化的供应链和无人化数字化。整个产业链的平台,供应链的平台是智慧化的,因为整个产业链和供应链的运行是数字化的,整个产业链和供应链的作业是无人化的。无人车无人仓,无人港还有无人机,随着5G的应用,这种发展越来越迫近,它一定会改变人类的生活生产的模式。现在我们工作8小时,未来不一定需要8小时,可能4个小时就可以。有人担心就业,我认为没必要。现在一个人能做的事情,未来可以用两个人三个人去做,而人们要担心的是自己的就业素质有到不到位,不是人的数量问题。

第五个方面,是基于产业链和供应链发展变化会推动整个全球的科技创新体系也会发生变化。在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结构变化的过程中,它会推动整个科学技术的发展的前瞻性和现实性结合得更加密切。我们之前科学技术的创新,在信息技术达到极致以后从科技创新到科技研发体系,或多或少是有些盲目的,但是新冠疫情以后,应该说大家对科学技术的创新,它的前瞻性和现实性的结合认识得更加清楚,未来在科技科学技术的发展方面,应该把握住两个科学技术的前沿。一个是生命科学,一个就是我们的人工智能,就是算法,刚才所说的数字化供应链一定是基于这个基础上来做的。

最后一个方面是要基于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基础,来打造与完善全新的医疗健康体系。

我们现在的医疗健康体系是多少有一些孤立地发展的。它对整个人类自身的发展适应力是很差的。疫情过后我们更加认真分析,它实际上也是一个全产业链和供应链的问题。所以要基于全产业链和供应链的这么一个基础及体制、经济、科技三位一体来共同推进、打造现代的具有更强能力,具有更有效的适应性的一个全新的医疗健康体系。我觉得这个也是疫情过后我们所需要去把握,需要去认真去分析的。                                           

(本文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责任编辑:李丹
主编推荐
More+
LVR物流风采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