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人物 > 正文

派送一单收入不到1元 杭州有快递员想回家种田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未知 时间:2021-04-30
导读:赚的钱少了,工作时间还被迫拉长,这是快递员逃离这个行业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快递公司的业绩也在变脸。

      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快递变慢了?这个感觉很可能没有错。这两天,人社部发布一季度“100个最缺工职业岗位”,快递员的紧缺程度从上一季度的第11位上升到第8位,北京、上海、广州,包括杭州在内的地区都急缺。

  “相比前两年,快递员平均工资应该降了差不多有20%。”杭州资深的快递员王武汉说。与之对应的是快递员的工作时间在拉长。现在在杭州,晚上八九点钟,小区里还能看到快递员奔波的身影。

  赚的钱少了,工作时间还被迫拉长,这是快递员逃离这个行业的重要原因。与此同时,快递公司的业绩也在变脸。今年一季度,头部公司顺丰公布了一份财报,一季度巨亏9.89亿元。

  工资下降 工作时间拉长

  王武汉在杭州体育场路附近经营着一个快递站点,他说以前月入过万的快递小哥今年能拿到8000元就不错了。工资下降,导致他越来越难招到靠谱的快递员。“相比送快递,外卖员每单的收入更高,工资日结,不少小伙子都改行了。”

  早上10点钟,在杭州拱墅区祥运路上的一家快递驿站里,小朱正忙着整理快递,“快递员现在真的不好做,赚钱越来越难啊。”他做这一行有五年时间,之前一直在天天快递,去年年底他之前工作的站点撤了,他也开始重新找工作。

  目前,小朱上午在这家驿站打工,主要工作是将各个快递员送到驿站的一包包货物分类整理等。“下午开始送天猫超市的单子,每天有80-100单。”两份工作加起来,每个月能有7000-8000元的收入。

  “早上6点起床开始忙,晚上送到8-9点的样子。”小朱说,“没办法,为了多赚点钱,只能辛苦一些了。”

  从安徽来的90后小伙子小陈,最近也萌生了回老家务农的想法。因为他的收入从每月1万多元急剧减少到五六千元。“原先单票收入还能拿到2元左右,现在有时候1元都拿不到了,工作量越来越大,工资却越来越少。”

  这笔收入还有部分要给快递柜。大格子4毛,小格子3毛,这笔费用快递公司不给报销,直接算到了快递员的派件成本里。“说是自由选择,但如果不用你根本完成不了派送任务,反过来还要扣钱。”小陈表示,现在快递员的流失越来越严重,超过2年的已经算元老了,有些派件员因为受不了压力,3个月就走人了。

  搅局者挑起价格战

  单件的派送费下降,很大程度上因为快递公司调低了快递单价,将成本转嫁给了快递员。不久前,快递行业的搅局者极兔快递在义乌发动价格战,发货价格一度低至0.8元,其他大部分地区的价格也仅1.2-1.3元/单,远远低于其他快递公司价格。

  为了维持住市场份额,其他快递公司不得不跟进,导致已经是微利的单票收入继续下降。这点充分体现在了四家头部快递公司的业绩报表里。

  今年3月,顺丰的单票收入为15.74元,同比下降12.12%;韵达股份的单票收入2.19元,同比下降13.44%;圆通速递的单票收入2.25元,同比下降11.03%;申通快递的单票收入2.25元,同比下降27.65%。

  从更长的时间跨度来看,全国快递业务平均单价已经从2007年的28.5元/件下滑到了2020年的10.55元/件,降幅达到62.98%。

  针对价格战,王武汉表示,严格意义上现在一个快递的成本最低也要4元,但是因为各家快递公司都在打价格战,所以有些大客户的快递寄送费用是少于4元的;另外快递公司对各个站点也有单量的考核,达到一定的单量会有奖金,所以有时候就不得不价格低一些收进来后,拿到奖励再补偿回来。

  “新入局者想抢占市场份额,肯定要不断通过低价挑战原有的市场格局。”杭州另一家大型快递公司网点负责人说,“老的快递公司为了守住市场份额,只能硬着头皮上,最后就看谁撑不住先倒下。”

  政府出手干预

  面对愈演愈烈的价格战和行业的不正当竞争,政府出手要比想象中快很多。

  4月22日,浙江省政府第七十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草案)》,其中明确规定,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此外,本月初因“低价倾销”扰乱行业格局的百世快递、极兔速递也被义乌邮政管理局整治,主要措施是停运部分分拨中心,并于当日执行。

  想要入局的快递公司也在面临更严厉的监管。不久前,国家邮政局官网显示,哪吒速运有限公司已于4月14日办结快递业务经营许可,但目前的办理状态为“已办结(不予受理)”。这意味着,哪吒速运的申请被拒绝。

  据悉,哪吒速运为中国国信信息总公司三级子公司。国资背景也是他们推广加盟的一大说辞,相关人员曾表示:“电商平台不会拒绝合作。”此前,哪吒速运定下的基础目标是,起网半年后全国日单量达500万单,起网一年后日单量达1000万单。

  财经评论

  快递公司何时能走出“囚徒困境”?

  在经济学中,有一个非常典型的现象叫做“囚徒困境”。说的是两个嫌疑犯作案后被警察抓获,隔离审讯,因为两人彼此之间并不能确定对方是否会出卖自己,所以对于个体而言,最有利的选择就是坦白从宽,从而陷入困境。

  在现实社会中,很多行业都面临着这样的困境。比如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的钢铁行业,在全行业利润很低甚至亏损的情况下,行业的理性选择应该是限产,从而提升毛利润。但对于单个钢铁企业而言,理智的选择却是扩产,从而降低企业的边际成本,这也是经济学上时常提到的“个体理性导致集体非理性”。

  今天,我们在快递行业上也看到了类似的情况,对于整个快递行业而言,最优的选择无疑是放弃无休止的价格战,从而让行业的利润回归到正常水平。但对于个体的快递公司而言,低价可以确保他们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甚至一些快递公司不惜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抢占市场规模,但这样一个模式并不可持续,钱总有烧完的时候。

  此时,政府“有形的手”的干预就显得至关重要,只有在一个行业的利润水平维持在正常区间的时候,企业才会花更多的心思为消费者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对于目前的快递行业而言,激烈的竞争可能还会在未来一段时间维系现有的格局,但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或许可以看到一些行业的优胜劣汰和并购重组,最终胜出的企业将重塑现有的行业格局。

  此时,快递小哥不再为持续滑落的单票价格犯愁,企业有更多精力去思考如何为消费者提供差异化的服务,而消费者享受行业服务持续提升所带来的红利,这才是一个行业应有的格局和循环。

责任编辑:李丹
关于我们中物汇成帮助中心广告服务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452041 │ 24小时新闻热线:010-63452321
Copyright © 2005-2020 现代物流产业网 版权所有
《现代物流报》社有限公司授权 北京中物汇成工程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 为现代物流报官网 管理方
英文域名:www.xd56b.com   京ICP备19057590号-2
客服热线:4000-5656-98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039号
技术支持:现代物流报社技术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