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信息公开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物流教育 > 正文

媒体关注:“青春饭”吃完后外卖员何去何从?技能如何升值?

来源:工人日报 作者:兰德华 时间:2021-05-12
导读:由于灵活就业人员大多依靠平台,平台+个人这种新的就业形式在解决就业方面显现出前所未有的优势,与此同时,这个庞大的劳动者群体日益凸显的“青春饭焦虑”也成为职业痛点。
     灵活就业已经成为我国劳动者就业的新常态,快递小哥、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网络主播等约2亿名灵活就业劳动者撑起了零工经济新业态。由于灵活就业人员大多依靠平台,平台+个人这种新的就业形式在解决就业方面显现出前所未有的优势,与此同时,这个庞大的劳动者群体日益凸显的“青春饭焦虑”也成为职业痛点。平台经济从业者的高流动性,让从业者持续的技能“升值”变得困难。

这些被不少人看来只能“赚快钱”、吃“青春饭”的职业,需不需要高技能人才?平台是应该奉行“拿来主义”,还是有培养他们的责任?如何推动政府、企业与社会力量合力,运用多样的培训形式,加强平台经济从业者的专业技能培训,引导并激励从业者提高终身学习意识、自主创新能力和劳动服务质量?从今天起,本版推出系列报道《平台经济从业者,技能如何“升值”》,敬请读者垂注。

当灵活性好、门槛低遭遇缺技术、稳定性差,平台经济从业者的职业发展,面临两难困境。“青春饭”吃完之后,他们该何去何从?对这一庞大的职业群体进行技能提升和培训,意义重大。

“北大博士后为做研究送半年外卖”,近日上了热搜。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雅博士后陈龙为完成博士论文的田野调查,在2018年体验了5个半月的外卖骑手工作。日前,陈龙在媒体发文自述这段经历。平台经济劳动者的职业发展与困境,再次引发社会关注与媒体讨论。

目前,我国约有2亿名灵活就业者,其中很大一部分选择了依托互联网的新就业形态,包括快递小哥、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网络主播等等。平台+个人,近年来这种新的就业形式在解决就业方面,突显出前所未有的优势,同时,相较于公司+员工,这种灵活就业带出的不稳定、技术含量低、没有职业前景等问题,也困扰着其从业人员。“青春饭”吃完之后,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对这一庞大的职业群体进行技能提升和培训,意义重大。

要想不普通,行行需深耕

4月27日,2021年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建功‘十四五’、奋进新征程”主题劳动和技能竞赛动员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会上表彰了2021年全国五一劳动奖和全国工人先锋号获得者。大会结束后,作为新经济领域的获奖代表,“外卖小哥”宋增光和“快递大哥”关立平合了一张影。今年二人都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宋增光是饿了么上海公司的培训专员,关立平是申通快递有限公司从业多年的驾驶员。

外卖小哥与快递小哥等平台经济领域从业者登上全国领奖台,早不是个案。

2014年10月,宋增光进入外卖行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一名外卖骑手,工作在普陀区的一个站点。“记得自己第一天,只接了3单。”宋增光回忆说,他也是经过一番磨炼后,业务才不断熟练起来。接单数量慢慢增长,6单、9单,到后来最多曾接过40单。半年后,宋增光就成了站长,开始负责分管站点的管理工作。2020年初,由于业绩突出,宋增光经过几次转岗后,成了饿了么上海地区培训专员,专门负责新骑手的相关培训工作。

从小哥到讲师,在这个被不少人看来只能“赚快钱”、吃“青春饭”的职业,宋增光突破了“天花板”。

无独有偶。2020年6月,“90后快递小哥获评杭州高层次人才,购房将享百万元补贴”的新闻一度让业内外人士感到意外。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叫李庆恒,是位95后快递小哥。李庆恒说,自己之所以能够成功获评杭州市高层次人才,主要是因为2019年参加浙江省第三届快递职业技能竞赛时,获得了快递员项目的第一名,当时他已奔跑在快递一线5年。

此外,除了活跃在“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员,平台经济中还有身处无人机设计、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前沿岗位的技术人才,而这些岗位都需要知识支撑。

流动的“甜蜜与哀愁”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但前提是建立在不断钻研和深耕之上。这是宋增光总结出来的经验。

作为一个全新吸纳就业的领域,平台经济具有门槛低、流动性大的特点,其中极高的流动率也让在这个行业深耕的人,变成了少数派。

“多数人,特别是年轻人,就是为了挣快钱,感觉收入低于自己的预期,就换工作,跳槽了。”自2010年3月成为申通一名快递运输驾驶员,关立平在这个行业干了10多个年头,他看过太多的青年人来了又离开。

“干快递是苦功夫。”关立平说,“如何规划路线,怎么安排送件,和客户的沟通等等,都是技巧。不仅要勤快,还得动脑子、下功夫。”但他发现,总体来说,年轻的快递员能耐着性子长期干下去的很少。

当了培训专员后,宋增光有更多机会接触上海地区不同站点的骑手。“流动率可以说相当高。”据他估计,平均一个外卖配送站点一年内会换掉一半以上的人。“有的站点,3个月前是一拨人,3个月后再来,70%可能都变成了新面孔。”

李庆恒走红后,曾一度引发了大家对快递小哥被评为高层次人才的讨论。谈到快递职业技能的高低,李庆恒说,当年参加比赛内容都是基于快递员每天的操作流程,比赛内容都和快递行业日常工作息息相关。“比如说如何在多物品收寄时快速、准确找出违禁品;易碎品包装要用最少的物料将4个高脚杯包起来,确保从1.6米高摔三次不会碎……”李庆恒说,“不管在哪个职业哪个岗位都要用心做好自己的工作,多学习多锻炼,挑战自己、突破自己,你就是这个行业的人才。”

平台经济从业者高流动率,一方面让业内劳动力流动保持高度活跃,但同时也让从业者持续的技能“升值”变得困难。而这背后,不仅仅是年轻人“太浮躁”等从业者自身问题这么简单。

打造平台经济人才队伍,需多方合力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副教授、胡磊研究发现,平台经济保持高流动率的背后,关键问题之一是平台经济本身是一种“去劳动关系化”的用工形态。“网络平台经济条件下,雇佣模式由企业+员工转向平台+个人,既提高了生产要素配置和利用效率,也推动了企业用工弹性化和劳动者就业灵活化。”胡磊分析,同时“‘去劳动关系化’包括去劳动合同化用工、去雇主化就业、遮蔽事实劳动关系等情形,实质是去除雇佣或从事从属性劳动的束缚。”

对于平台经济从业者的职业发展,他建议,“对接科技发展趋势和市场需求,推动政府、企业与社会力量合力加强网约工数字技能和专业技能培训,引导并激励网约工提高终身学习意识、自主创新能力和劳动服务质量。”

在所有平台经济从业领域中,快递业走在了前头。近年来多地出台政策,对于快递小哥评职称,予以政策支持。

从2019年起,天津市人社局将快递工程专业纳入本市职称评审范围。同年9月,顺丰速运公司的员工卢喜文拿到首张初级职称证书。自2019年出台《甘肃省快递工程专业职称评价条件标准》,首次设置“快递工程”专业评审以来,截至目前,甘肃共有857名快递小哥获得职称。此外,北京、上海、浙江等多地也出台了相关政策。

相比快递业,身处外卖行业的宋增光不无羡慕。关于外卖员的职称认定,目前只有杭州等少数地区有。

2020年底,杭州20名外卖骑手通过了相关培训与考试,成功获得“网约配送员”职业技能等级认定初级证书。据悉,有了正式的职业技能水平证明,这20人还可享受政府培训补贴、杭州市积分落户加分和个人所得税专项抵扣等技能人才政策。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宋增光说。

 

责任编辑:李丹

相关文章:

信息公开中物汇成帮助中心广告服务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3775637 │ 24小时新闻热线:010-83775637
Copyright © 2005-2020 现代2
客服热线:4000-5656-98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039号
技术支持:现代物流报社技术部物流产业网 版权所有
《现代物流报》社有限公司授权 北京中物汇成工程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 为现代物流报官网 管理方
英文域名:www.xd56b.com   京ICP备19057590号-
Top